经典老虎机

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栏目 > 科研动态
科研动态

“渡江第一船” 缘何扬帆芜湖 ——谨以此文纪念芜湖解放70周年

发布时间:2019-04-25 08:35 发布来源:芜湖日报 撰稿人:盛书刚 点击数:

1949年4月20日晚,长江南岸升起大军渡江成功的信号弹。4月21日下午,繁昌县城解放。4月24日上午,芜湖市解放。由此,“渡江第一船”横空出世。

芜湖的“渡江第一船”,并不仅仅是300多华里芜湖江面上的“渡江第一船”,而且是1000多华里渡江战役江面上的“渡江第一船”。这只渡船,在成千上万渡船中第一时间靠岸,具有历史性的象征意义。它率先宣告:国民党的长江防线打破了,划江而治、南北对立的民族灾难避免了!

“渡江第一船”的确认与百万雄师最早登陆点的确认是紧密相关的。关于最早登陆点,争议主要有两处,一是荻港镇板子矶,一是保定乡夏家湖,相距几十华里。现在大多数研究者认可夏家湖。

不管板子矶还是夏家湖,都在芜湖市范围内。“渡江第一船”战士的登陆点在芜湖市,确定无疑。这几处登陆点的船只都是从无为县出发的,“渡江第一船”的离岸与靠岸,都在芜湖市域内,确定无疑。

“渡江第一船”的荣誉,既是部队的荣誉,也是地方的荣誉。既是渡江英雄们的光荣,也是支援渡江、策应渡江的芜湖长江两岸的中共党组织以及革命群众的荣誉。“渡江第一船”承载着丰富的革命传统资源,值得我们珍惜与传承。“渡江第一船”精神是芜湖地域革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值得我们提炼与弘扬。

芜湖地域为什么成为“渡江第一船”战士的登陆处呢?这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

第一,与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委确定的大军渡江预定计划有关。

1949年4月22日,毛主席撰写了《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20日夜起,长江北岸人民解放军中路军首先突破安庆、芜湖线……24小时内即已渡过30万人。21日17时起,我西路军开始渡江,地点在九江、安庆段。至发电时止,该路35万人民解放军已渡过三分之二,余部23日可渡完……我东路军35万大军与西路同日同时发起渡江作战。所有预定计划,都已实现。”

百万大军的渡江安排有先有后。20日晚上中路军率先渡江,21日下午西路军与东路军同时渡江。中路军一马当先,“首先突破”。西路军与东路军两翼并进,“同日同时”。这是“预定计划”,并且“都已实现”。繁昌县保定乡就在中路军“首先突破”的“安庆、芜湖线”之内。

第二,与邓小平书记和渡江战役总前委确定的京沪杭战役目标有关。

京沪杭战役,又称渡江战役。渡江战役总前委依据中央军委的意图和国民党军的部署以及长江中下游地理特点,于1949年3月31日制订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邓小平起草),确定了京沪杭战役的总目标与阶段性目标。

总目标:“歼灭上述全部或大部蒋军,占领苏南、皖南及浙江全省,夺取京、沪、杭,彻底摧毁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政治经济中心”。

阶段性目标:“战役第一阶段,达成渡江任务,并依据下一阶段之要求,实行战役的展开;第二阶段,达成割裂和包围敌人之任务,并确定控制浙赣线一段,断敌退路;第三阶段,分别歼灭包围之敌,完成全战役。”

《纲要》决定:“由谭震林同志指挥三野第七、第九两兵团,由裕溪口至姚沟段及姚沟至枞阳镇(不含)段实行渡江。”繁昌县保定乡恰恰就在“裕溪口至姚沟段”的对面,隔江相望。

第三,与中央军委和渡江战役总前委确定的渡江战法有关。

渡江战役的战役总目标决定了渡江战法。这就是:东、中、西3个突击集团,宽正面、有重点、多路突击。

所谓“有重点”,指的是中线突破重点在芜湖至安庆段,东线重点突破在扬中至江阴段。突破这两个“重点”的好处是芜湖、扬中距离南京都不太远,大约都是100公里左右。突破之后,可以形成对南京的包抄之势。分割宁沪杭、消灭国民党军队有生力量的目标任务,就容易实现。

繁昌县及其保定乡处在中线突破重点“芜湖至安庆段”之内。从这里突破,大步挺进,既可以迅速包抄芜湖、南京,还可以切断皖赣交通、宁杭交通、浙赣交通,有利于完成渡江战役第二、三阶段“割裂、包围、歼灭敌人”的任务。

第四,与芜湖段长江江面的宽度和江水的流速有关。

笔者近期前往夏家湖,参观“渡江战役第一船登陆点”纪念碑。它位于芜湖长江二桥以北200米处江堤上。芜湖长江二桥主桥长约1240米。夏家湖江岸与白茆镇江岸之间的距离,约与这个长度相等,不到3华里。渡江之际,恰是长江枯水期行将结束之时。江面不宽,水流较缓,正是百万大军渡江的好时机。

第五,与准确打击蒋军的薄弱环节有关。

繁昌是国民党长江防线薄弱之处,解放军渡江作战的风险和难度相对减轻。

陈利明《谭震林传奇》:解放军二十七军侦察营偷渡长江后得知,芜湖至铜陵段的敌人兵力薄弱,士气低沉,工事简陋,江防空虚很大。中共芜湖市委党史研究室《先驱的足迹》:部署在荻港、新港、油嘴坊等地的国民党军队,约5至10华里的江防线上,只有一个连的兵力。芜湖市地方志办公室《芜湖军事风云》:夏家湖的守敌为国民党第八十八军三一三师九三八团与九三九团的结合部,有利于解放军的突破。

第六,与芜湖长江两岸的支援力度有关。

首先是江北无为的支前工作很“给力”。

从粮食上看:20万解放大军加上20万从淮海战役南下的20万支前民工,每日所需成品粮约120万斤。《无为城区借粮统计表》统计,无为城区两次向渡江部队借出粮食,总计1000万斤。从船只上看:到4月初,无为地区已向解放军筹集木船5000余只,还制造了大批竹排和木筏。从民工上看:100多万人(包括外地支援的)参加了担架、运输、筑路工作,3400多名优秀水手参加了渡江作战。

离休老干部、原芜湖地区公安处副处长吴昌木是无为支前大军的代表之一,他的回忆录中留下了无为人民配合作战、送粮支前的宝贵史料:“我从荻港上,沿途把敌追。只到老虎头,奉命又返回。仍回区粮站,粮草紧支援。任务结束后,军粮全盘点。”

其次是繁昌等江南地区地下党的策应工作很“给力”。

时任中共皖南沿江工委书记、皖南沿江支队政委的孙宗溶在《皖南游击战争对渡江战役的战略策应》中回忆:

“渡江战役中的主要突破点为什么选择在皖南的铜繁地段,我野战军在分析渡江战役的形势中,曾经指出:江南‘部分地区是老的革命根据地……有的地方仍有我游击武装长期坚持斗争,在近年来已得到较大发展,可直接接应配合我军渡江。’在战场的选择上,毛主席早就指出,‘人民条件’当为首要的先决条件。”

第七,与渡江先头部队的骁勇善战有关。

1949年4月20日,解放军中路军率先发起渡江战役,首先在裕溪口至枞阳段发起进攻。攻打繁昌的部队为中路军第二十五军、二十七军。二十五军任务是突破澛港到夏家湖地段的江防。第二十七军任务是突破夏家湖至荻港地段的江防。

20日19时20分,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二三五团(“济南第一团”)从无为白茆洲沟渠里拖出隐蔽船只,翻坝入江。20时15分,上级传令“听令开船”,误为“立即开船”。一营三连二排五班在班长刘德翠带领下冲了出去,全团上百条船也冲了出去。21时许,在距离夏家湖江岸100米时,国民党江防部队枪炮齐发。4名战士在崩岸前架梯攀登,梯子被炸断。战士李世松以肩扛梯,全班战友踩肩攀梯登岸,打出了3颗红色信号弹。

从“济南第一团”到“渡江第一船”不是偶然的。该团是三野战斗力最强的主力团之一。解放战争时,参加过莱芜、孟良崮、济南等著名战役。先后有27人晋升为将军,原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上将迟浩田就是其中之一。渡江战役时,迟浩田任二三五团三营七连指导员。

综上所述,由于渡江心切,口令误传,“渡江第一船”在夏家湖靠岸,带有一定偶然性。然而,骁勇善战的二三五团,乃至二十七军,总有人捷足先登,由无为江岸抵达繁昌江岸,这是必然的。“渡江第一船”在支前与策应两相“给力”的芜湖扬帆,注定是历史的必然。